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春日宴

    春日宴

    第1章 该死的丹阳长公主

    “这满街的白幡是做什么?嗬,官老爷都系白腰带?”

    “你是几日没出门了,连这都不知道?护国长公主薨了啊!举国齐丧呢!”

    “护国长公主?你是说丹阳公主?她死了不是好事吗?该敲锣打鼓庆贺才是啊。”

    “嘘……这话被官差听见,可要抓你坐牢的。”

    茶肆里的人三三两两一桌,看着外头漫天的纸钱,议论纷纷。

    要说这丹阳公主,那可是北魏朝廷十二年的老蛀虫,举朝上下闻风丧胆的大祸害。分明是个女儿家,却不顾廉耻在府里养了几十个面首,勾搭朝臣、调戏权贵、玩弄权术、陷害忠良!

    其所到之处,尸横遍野、民不聊生。其恶行斑斑,罪状之多、罄竹难书!

    如果说要给丹阳公主写个传记,那朝中定然会有很多官员跳出来加笔,斟字酌句地用最刻薄的话将这位公主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,让她永世不得超生!

    不过善恶有报,这位嚣张多年的长公主,终于在大兴八年,因为“谋杀重臣”被囚飞云宫,更是在新皇亲政的这一天,“病”死在了自己的府邸,七窍流血,死状极惨。

    官府像模像样地发丧,百姓们却是暗自觉得痛快。

    恶有恶报啊!死得好!

    一片痛快叫好声中,雪白的纸钱纷纷洒洒地落下来,有的被风一卷,在空中打了个转儿,飞到了官道旁边的一所官邸门前,翻飞之间,飘过朱漆的牌匾。

    白府。

    府里西院的厢房里,有人翻了个身,手不经意扫落了床边放着的药碗。

    “啪!”

    一声脆响,李怀玉猛然惊醒,心跳如擂鼓,睁眼就出了一身冷汗。撑着身子坐起来,喉咙里抑制不住地喘息,睫毛也颤抖得厉害,半晌才六神归位。

    这是哪儿?

    简陋的厢房,各处摆设都陈旧而廉价,光从斑驳的雕花窗外透进来,照出空气里四落的灰尘,像雾一样朦胧。

    皱眉盯着那些灰尘看了一会儿,怀玉有点茫然。

    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,有个端着水盆的丫鬟跨进门来,一看见她就喜道:“小姐,你终于醒了!”

    小姐?李怀玉皱眉看向她,心想这是哪儿来的不懂事的宫女啊?自己打生下来就被称“殿下”,何时被人称过“小姐”?

    “您这次可吓坏奴婢了,奴婢差点以为您断气了!”丫鬟自顾自地嘀咕,满怀叹息。

    断气?难不成她现在没断气?怀玉愣了愣,深吸一口气——

    还真没断气!

    她……没死?

    一阵激颤从心尖传到四肢百骸,李怀玉激动得爬了起来,跳下床扑到了窗台,一把将那木窗给推开。

    阳光璀璨,从她的指间照下来,落在她脸上,暖洋洋的。外头几丛野花开得正好,微风过处,摇乱玉彩。

    定定地看了一会儿,她深吸几口新鲜的空气,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。

    老天有眼,她竟然还活着。

    她丹阳长公主李怀玉,还活着!

    身后的小丫头像是被她的动作吓着了,瞪大了眼,结结巴巴地喊了一声:“小……小姐?”

    笑意一顿,怀玉左右看了看,莫名其妙地回头,指着自己的鼻尖问她:“你是在喊我?”

    灵秀点头,不解地看着她:“奴婢当然是在喊您啊小姐,您不认得奴婢了?”

    怀玉认真地想了一会儿,摇头道:“没印象。”

    她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飞云宫里的那一天,三月二十七,她饮下了御赐的鹤顶红,吐着大口大口的血,狼狈地趴在软榻上。

    面前有一群人跪着,红着眼哽咽着朝她磕头,齐声喊:“殿下——”

    这两个字像笛子吹空的呜咽,幽幽地在大堂里回响了几声,夹杂着隐忍的哭声,听得人心里发酸。

    之后她就闭上了眼,陷入了黑暗里。

    照理说她应该是死了,就算没死,也应该还在飞云宫啊,为什么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?

    疑惑地扫了四周一圈儿,怀玉看见了一方妆台,连忙凑过去瞧了瞧。

    镜子里的人很陌生,细眉软眼,皮肤白得像是从未见过阳光,衬得一头乌发如云。巴掌大的脸,耳垂小巧,脖子纤细,套一身半旧的深色布衣,整个身上都没二两肉,感觉随便来阵风就能给吹跑了。

    这不是她。

    世人都知道,丹阳公主刁蛮跋扈,一半仰仗自己皇室的身份,一半则是因为她那无双的武艺。她习武多年,一身的钢筋铁骨,哪里会像这个竹竿子似的?

    可她动一下,镜子里的人也动一下,她做鬼脸,镜子里那张秀气的脸也跟着皱起来。

    心里一沉,李怀玉扭头问了一句:“今日年月几何?”

    灵秀怔愣地看着她,呆呆地道:“今儿个是大兴八年,四月初四……”

    四月初四?怀玉的嘴唇倏地白了:“丹阳公主已经薨了?”

    灵秀点头:“薨了,今日刚好是头七,官府正出殡呢。”

    李怀玉:“……”

    丹阳公主出殡了。

    那她是谁?!

    下意识地摇头,她觉得这事太离奇了,离奇得她嘴唇直抖。原地转了两圈,她道:“我饿了。”

    “啊。”灵秀恍惚地点头,“奴婢现在就去给您拿吃的!”

    怀玉点头,镇定地看着这小丫头跑出去,等看不见人影了,才深吸一口气,提起裙子就往外冲!

    她的身体出殡了,她却还能说能跳的变成了另一个人,这种事……要是不亲眼看看,打死她也不信!

    冲出房间,外头好像是个挺大的宅院,李怀玉什么也没心思看,一路避开人跑过月门回廊,找到最外头的院墙。左右看看无人,踩着墙边堆着的杂物就往上爬。

    针线刺绣她不会,但是爬墙打鸟这些事情,她可是比谁都熟悉,尽管这院墙高了些,怀玉还是很潇洒地攀上了瓦檐,纵身一跃——

    然后“呯”地一声砸落在地!

    “啊!”痛呼一声,李怀玉半天都没能爬起来。

    失算了,要是她以前,翻墙这种小事肯定是不在话下,但她现在这身子好像虚弱得很,又不太听使唤,竟然直接摔下来了,真是丢人现眼。

    不过好在,她摔的地方还不错,比青石砖的地软点儿,不至于磕伤,只是嘴唇被牙齿给磕破了,舌尖探了探,一股子铁锈味儿。

    “嘶——”真疼!

    还不等她爬起来,旁边寒光一闪,杀气一瞬而至:“什么人!”

    李怀玉吓了一跳,侧头一看,竟然是个一身玄衣的护卫,横眉看着她,刀锋凛凛。

    至于吗?她就是翻个墙而已,又不是行刺谁,这么激动干什么?

    身下柔软的土地动了动。

    察觉到了不对劲,李怀玉眨眨眼,缓缓低头看过去。

    有个穿着青珀色织锦软云服的人被她压在了身下,玉冠依旧端正,神色也从容不乱,一双染墨似的眼眸睨着她,像黑龙破浪。有些泛白的唇上染了一抹艳丽的红,如雪上绽花。

    看第一眼,怀玉有点惊叹,这人真是世间难得的好颜色啊,姿容既好,神情亦佳。

    然而看第二眼,怀玉认出了这张脸是谁。

    这……这人……

    “还不起来?”他冷冷地道。

   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,怀玉的脸色从震惊到铁青,跨坐在他身上,不但没起,反而有想用力压死他的想法。

    真是冤家路窄啊,江玄瑾!

    漫天的纸钱飘落下来,李怀玉随手捏住一张,低头看着身下这人,心里恨意滔天。

    世人都说,丹阳公主是因为“谋杀重臣”被新帝怪罪,进而丧命的。然而李怀玉自己清楚她是怎么死的。

    她是被这紫阳君江玄瑾害死的!

    大兴八年三月二十七,宜丧葬的好日子,江玄瑾目光平静地奉上鹤顶红,声音里佛香缭绕。

    “恭送殿下。”他说。

    怀玉穿着她最爱的瑶池牡丹宫装,端坐在如意合欢榻上,大方地接过了毒药,一饮而尽。

    “君上一定要长命百岁啊。”她笑。

    这是她最后对他说的一句话,不是柔情缱绻,而是带着要化为厉鬼报仇的不甘,一字字从牙缝里挤出去的。一边说一边在心里发誓,只要还有机会,她一定要让江玄瑾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

    现在,竟然当真又遇见了。

    第2章 看着自己出殡

    拳头捏得指节泛白,怀玉低头看着身下这人,下意识地就伸手上去,放在了他的咽喉间。五指微张,只要用力收拢,就能掐他个姹紫嫣红!

    然而,旁边的护卫乘虚动作比她想法还快,一刀横在她喉间,怒喝道:“你干什么!”

    微微一顿,怀玉猛然惊醒。

    身下的人一双墨眸安静地看着她,完全没有要反抗的意思。不是因为反抗不过,而是以她现在这样子,压根造成不了什么威胁。

    她的手已经放在了他脖颈上,这动作危险得很,旁边的乘虚已经沉了脸,似乎等她再动一下,他的刀就抹了她的脖子!

    情况不太妙。

    眼珠子一转,怀玉立马放柔了表情,尖锐的五爪转瞬变成柔软小手,顺着这人的脖颈往胸口一摸,眨巴着眼道:“这位公子,真是好生俊俏啊~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江玄瑾原本冷静的表情,被她这不知廉耻的一摸,摸裂了。

    眉峰拢起,眼里也有了厉色,他撑地起身,毫不怜惜地将身上的人给摔了下去。

    “啊呀!”怀玉落地,滚了两滚,差点撞着后头的墙。

    “公子好凶啊!”委屈地爬起来,她捏着嗓子道,“对娇滴滴的女儿家,哪能这样粗鲁!”

    就这不知廉耻的模样,还娇滴滴的女儿家?江玄瑾听得直摇头,拂袖挥落衣袍上的纸钱,皱眉看着她。

    怀玉假笑着回视他,心里的波澜却是一时难平。醒来就能撞见杀了自己的人,这也算一种缘分。只是可惜,她现在完全没有报仇的机会。

    冲动乃莽夫,智取才是上计,既然没有机会,今日就且放过他吧,来日方长。怀玉很想得开,拍拍裙子上的灰,大方地道:“要是别人,我可不会善罢甘休,但看公子这般风姿动人,就算了吧。”

    说罢,还朝他挥了挥手:“后会有期啊。”

    分明是她从天而降砸着了他,这话说得怎么倒像是她原谅他的过错一般?江玄瑾听得有点茫然,甚至低头思量了一番自己错在何处。

    还没思量出个结果,面前的人就“嗖”地一声往前跑了。

    “你站住!”他皱眉。

    李怀玉当然不会站住,不仅不站住,还跑得更快,三步并两步,直接挤进了官道边的人群中。

    她是出来看自己的棺椁的,哪有那么多精力跟杀不了的仇人纠缠?

    送葬的军队从宫里出来了,官道两边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。怀玉挤到前头的时候,运棺椁的车刚好从前头经过。

    高高的八驹梨木车,上头一方楠木棺椁泛着幽暗的光。白绸挽成的花结在棺椁四周飘飞,棺椁前头的两侧,白色的丧灯晃来晃去,上头写着大大的两个字——

    丹阳。

    不是做梦,也不是谁在拿她开玩笑,丹阳长公主当真出殡了,她却莫名其妙在另一个人身上活了过来,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葬礼。

    “咚——”前头运着的丧鼎响了一声,一把钱纸被高高扬上天,又翻飞着四散落下来。

    四周的百姓都觉得晦气,嘴里一连儿地“呸”着,将纸钱拂开,怀玉却站着没动,任由一张纸钱盖了自己的眉眼。一片嘈杂声中,她恍然又听见了怀麟的声音:

    “皇姐,司马丞相不是你杀的对不对?朕知道,你不可能杀他!”

    “是我如何,不是我又如何?”

    “天理昭昭,总有正邪对错。是你,朕不会姑息;不是你,朕则必定护你!”

    护她吗?李怀玉回神,低笑出声。

    这朝堂中事,从来没有怀麟想的那么简单,瞧瞧,她信了他一次,就被人陷害至死,多惨痛的教训啊!

    只是不知道,她这一死,怀麟到底有没有想明白,能不能继续将李家的天下继续撑住?

    她怔愣地出着神,身边的百姓却是揣着袖子议论纷纷:

    “瞧这阵仗,竟然比司马丞相出殡的排场大。”

    “呸!排场大有什么用?司马丞相死的时候万民跪送,你看看这长公主有什么?大家可都嗑瓜子看戏呢!”

    “可惜了那上好的金丝楠木,何其无辜要葬这个肮脏畜生!”

    “司马丞相在天之灵也该安息了,害死他的人终于遭了报应!”

    听着耳边的骂声,李怀玉就着纸钱抹了把脸,佯装愤怒地跟着骂一句:“是啊,报应!”

    旁边的百姓看了看她,纷纷赞赏:“这位姑娘看来也是心怀正义之人。”

    “想必也被丹阳公主迫害过吧。”

    “没错!”李怀玉重重点头,“她夺我自由毁我名声,害我殚精竭虑劳累八年,实在可恶至极!”

    这么惨?百姓们看她的目光顿时充满了同情。

    李怀玉也有点同情自己。

    八年一场荒唐梦,赢得身后薄幸名啊。不过流芳只得百世,遗臭却能万年,这样一想,嘿!她不算亏!

    咧嘴挤出个笑来,怀玉目送那棺椁从她面前过去,还是忍不住伸手,朝它挥了挥。

    辛苦你啦,丹阳。

    丧灯被风吹得打了个圈儿,丹阳二字来回晃悠,像是也在朝她挥手一般。

    怀玉红了眼,转身就想走。

    然而,就在此时,远处人群骚动,惊叫声若平地春雷般炸响——“快闪开!闪开!”

    几团巨大的稻草被点燃,烧成烈焰高涨的火球,倏地就从官道旁边的屋檐上滚落下来,朝送葬军队中央的棺椁方向压去。

    “着火啦——”

    尖叫声四起,官道两边的百姓慌忙躲避,那些个火团子一路直滚,引燃路上翻飞的纸钱,火势顿时蔓延。

    送葬的护卫队慌了,前头不少人拔了刀,中间的护灵人纷纷捏着刀鞘去挡那火球,然而四周都是纸钱,火势汹涌,挡无可挡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棺椁上的白绸也烧起来。

    “救火,快救火!”

    方才还井然有序的送葬队伍,顷刻间乱成了一团。李怀玉在旁边愣愣地看着,等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后,哑然失笑。

    她这是多不招人待见啊?竟然连出殡都不得安生,不是说死者为大吗?那些个人是连这规矩都不顾了?

    嗖嗖嗖——

    像是印证她这想法似的,滚落火球的屋檐后头瞬间就蹿出了一大群蒙面人,个个持刀,身手极快,如蝗虫过田般地扑向她的棺椁。

    “护灵!”虎贲中郎将大喝一声,一时间官道上所有武将统统刀剑出鞘,迎上这一群不速之客。

    然而他们这措手不及的,哪里抵得住人家的有备而来?蒙面那一群人分作三队,两队一前一后将棺椁前后的护卫切开厮斗,中间一队带了铁锹,竟直接冲上八驹梨木车,手脚极快地撬开她的棺椁。

    咔!

    怀玉听见了这沉闷的一声响,看着面前那些近乎疯狂的蒙面人,想笑,却扯不动嘴角。

    是了,她活着的时候得罪了那么多人,人家哪里会让她安安稳稳地下葬?定要将她尸体拖出来,五马分了才好!

    说来也惨,她堂堂长公主,活着的时候就没听过几句好话,死了也不得安宁。就连那送葬的虎贲中郎将,心里怕也是盼着她下场凄凉的,这不,连拦都没使劲拦,眼睁睁地看着她的棺盖被一群人缓缓抬起来。

    看着那高高扬起的棺盖,李怀玉喉咙有些发紧,目光扫过那一群表情麻木的护卫,拳头捏紧,又无奈地松开。

    罢了,罪有应得么,天下人都觉得她该是这种下场,那她就该是这种下场,还有什么不平的呢?

    深吸一口气,她扭头,不忍再看。

    然而,这一扭头,面前竟然有一袭青珀色的衣袍凌然而过。衣角被风扯得翻飞,上头绣着的水纹像是活了一般泛成涟漪,晃花了她的眼。

    李怀玉一愣,顺着这抹影子看过去。

    那头情绪激动的蒙面人正举着她的棺盖要往街上扔,倏地却觉得手上一重,一股猛力袭来,抵挡不及,竟是松了手。

    “呯”地一声,棺盖重重落回原处,震起几片香灰。

    众人愕然,呆愣地抬头,却见棺椁上头落下一人,青珀色的袍子翻飞,身姿潇潇,瞧着像个翩翩贵公子。可这公子气势大得很,定足踩在棺盖上,那棺盖便沉如泰山,再难撬动。

    他信手拂开烧着的纸钱,站稳收袖,眼神凌冽地斥了一声:“放肆!”

    第3章 是不是认识他?

    满街的嘈杂声,竟被他这一声呵斥给压了下来。身边二十多个蒙面人仰头看着他,好半天才想起要继续动手。

    “让开!”离他最近的一个蒙面人盯着他,又是惊讶又是气愤,“别挡着我们替天行道!”

    替天行道?他冷笑一声,侧头道:“扰人棺木乃失德大罪。”

    “扰人棺木是大罪,可这里头装的是个畜生!”那人恨声道,“江玄瑾,你也知道她有多罪孽深重,为何要拦咱们!”

    这群人竟然还叫得出他的名字?江玄瑾眉梢微动,伸手扯了棺椁上烧着的白绸,横着一甩便将后头两个蠢蠢欲动的蒙面人给打下了车。旁边还有人要爬上来,他侧眼,足尖一提便将旁边的一柄大刀踢飞。

    “锵——”刀锋凛凛,劈裂青石立住,刀身颤抖不止,发出阵阵嗡鸣。

    欲爬车的人惊恐地看着,没敢动了。

    领头的人当真恼了,横刀指着他怒道:“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    江玄瑾目光平静地看着他,缓缓开口,声若击玉:“不管什么酒,你若有本事让我吃,那便来试试。”

    送葬的长队被横切成了三段,前后两截都被蒙面人堵着,支援不到中间棺椁这一截。旁边火光汹涌,对面人多势众,李怀玉实在想不明白江玄瑾哪里来的底气说这种话。

    他身边只有一个乘虚而已啊!

    领头的人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,嗤笑道:“你一个世家公子,学了几年拳脚功夫,就想以一当百了?既然你非要护着这畜生,那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。上!”

    最后一个字是朝旁边喊的,一众蒙面人听了命令,立马毫不犹豫地齐齐往棺椁上冲。

    李怀玉很是担忧地皱起了眉。

    别误会,她是不可能担心江玄瑾的,只是这打斗在她棺椁旁边进行的话,棺木得被打坏吧?金丝楠木很难得,坏了都不好换的,今日可是个下葬的好日子,要是错过了,影响她以后的运势怎么办?

    看了看那群蒙面人的衣着,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深色布衣,怀玉灵机一动,打散发髻随手一绾,撕了衣角就把脸蒙住,猫着腰混进人群里。

    江玄瑾已经在与人缠斗,对面“刷”地一刀横砍过来,他翻身跃下了棺椁,干净利落地撂倒两个人,然后夺了把长剑,与乘虚配合着杀出一块儿立足之地。

    周围那么多人,过了十几招,竟没人能让他见血。

    领头的人愕然地看着包围圈里那青珀色的身影,又气又敬畏:“君上,你是个好人,做什么非要来淌这浑水!”

    “国有国法,礼有礼规。”剑尖划破一人膝盖,江玄瑾回答他,“丹阳已经伏法,你们这种行为,是在与朝廷作对。”

    “她死了就够了吗?”领头人怒道,“平陵君何其无辜,被这女人害得死无全尸!张内侍好歹也是侍奉先帝的忠奴,被她让人从前殿拖到宫门口,凌迟至死!她把持朝政,置瘟疫七县百姓于不顾,视天下苍生为蝼蚁!这样的人,不五马分尸,何以慰藉天上英灵!”

    看他一眼,江玄瑾神色微动,似乎像是被说服了。

    领头人大喜,连忙朝他走近一步:“君上也是国之栋梁,丹阳公主还是您亲手送的毒酒,您……”

    他想说,您也应该是恨她的吧?

    然而这话还没说出来,一把长剑就如游蛇一般,飞快地横到了他的咽喉间。

    “让他们退了吧。”江玄瑾淡淡地道,“再缠斗下去,你们也只会是被包围的下场。有我在,你们动不了这棺椁。”

    “你!”领头人脸色铁青,“你这是是非不分!”

    是非?江玄瑾看他一眼,道:“我分得比你清楚。”

    冷笑一声,领头人任由他挟持自己,怒喝道:“大家上!先把那棺给拆了,别管我!”

    “是!”旁边的人应了,分五人围住江玄瑾和乘虚,其余的人跑去另一侧,举起铁锹就要砸棺。

    江玄瑾神色一紧,收手就想去拦。

    然而,旁边的领头人像是早算准了他的动作,翻手抽出掌心的匕首,扭曲着一张脸吼道:“既然你要护着这畜生,那就一起去死吧!”

    “君上小心!”

    杀气凌然而至,江玄瑾回头,已经是来不及躲避。

    电光火石之间,人群里却突然蹿出来一个人,手持一根不知哪里捡来的木头,快狠准地砸上了领头人的后脑。

    “呯!”一声闷响,那人的匕首停在了江玄瑾后腰前一寸,身子晃了晃,踉跄两下,不敢置信地回头看向身后。

    江玄瑾微微一愣,也跟着抬头,就看见一个身材娇小的蒙面人瞪着一双杏眼看着领头人,见他不倒,立马又补了一棒子。

    “咚”地一声,领头人终于不支倒地。

    李怀玉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踹了他一脚,太没出息了,出手怎么这么慢呢?她一直没急着动手,就想着能一石二鸟,结果这人手短动作又笨,江玄瑾都侧身避开要害了,他就算刺中也杀不了他。

    那还不如她来送个人情了。

    “你……”江玄瑾疑惑地看着她,正想开口问话,那头砸棺的铁锹却是已经落下去了。

    瞳孔一缩,怀玉反应极快,操起木棒猛地一扔,打落了其中一把铁锹,然而其余的就没办法了。

    “快去拦着呀!”她推了一把江玄瑾。

    被她推得踉跄两步,江玄瑾来不及多想别的,撑着棺椁越身过去,与那边砸棺的蒙面人继续纠缠。

    “君上!”前头带队的虎贲中郎将终于冲破了堵截,带着人支援过来。一看江玄瑾被包围了,吓得脸色发白,连忙喊,“快救君上!”

    怀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心想也亏得江玄瑾功夫不错,以他们这种救人的速度,真换个本事不够的人来,棺材就又得多一副。

    眼瞧着形势逆转了,这群蒙面人也不傻,立马扛起他们的领头人,边战边退。

    “哎哎,他们要溜,堵住前头那巷子口!”怀玉喊了一嗓子。

    江玄瑾侧头看她,总算是认出了声音:“是你。”

    一把扯了面巾,怀玉笑眯眯地朝他挥了挥手:“这么快又遇见了,咱们还真是有缘啊。”

    想起这人方才那毫无规矩的举止,江玄瑾皱了眉。

    他可不觉得这是什么缘分,反而觉得面前这人古里古怪的,看他的眼神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说是恨,可她分明笑眯眯的,但要说欣赏爱慕之类的,那也绝对不像。

    她是不是……认识他?

    第4章 绿酒一杯歌一遍

    不等他想明白,面前就跪下来个人。

    “君上恕罪!”虎贲中郎将颤颤巍巍地道,“卑职疏于防范,护灵不力,还连累君上犯险……”

    江玄瑾回过神,看着他道:“用不着向我告罪,此事圣上自会有论断。”

    一听这话,中郎将冷汗直冒:“君上……”

    “我只是路过,还有别的事要做,这里就交给你了。”他拂袖,抹下套在手腕上的佛珠重新捏好,带着乘虚就要走。

    “等等。”怀玉隔着棺椁喊他,“那些人都跑了!你们不派人追吗?”

    江玄瑾看她一眼,没回答,继续往前走。他身后的乘虚却是收了刀走到她身边来,拱手道:“这位姑娘,我家主子请您旁边茶楼一叙。”

    怀玉很惊讶,看看江玄瑾的背影又看看他:“你家主子都没开口,你怎么知道他要跟我说话?”

    乘虚抿唇:“这是主子的意思。”

    什么时候传达的意思啊?她怎么没听见?李怀玉觉得很惊奇,想了想,还是提着裙子跟人走。

    官道上一片狼藉,火渐渐被扑灭了,贼人最后还是无人去追,轻松地消失在了京都各处。

    怀玉跟着乘虚上了二楼,进了一间颇为雅静的厢房。

    江玄瑾伸手捏着茶壶正在倒茶,听见动静,头也没抬地问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  李怀玉吓了一跳,一瞬间觉得自己几乎不能呼吸。

    他认出她来了?

    “又是在我进宫的路上堵,又是出手相助,若说你没别的企图,未免说不过去。”将倒好的茶放在她的面前,江玄瑾抬眼看她,“不妨开门见山。”

    听见这话,怀玉明白过来了。他没认出她,只是觉得她居心叵测而已。

    大大地松了口气,她笑出了声,一甩衣袍坐在他对面,端着茶杯毫不客气地灌了两口,抹了抹嘴道:“今日之事,其实大多是巧合。”

    “巧合?”江玄瑾似笑非笑,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,放在鼻息间轻嗅,一双眼里墨色流转,静静地盯着她,显然不信这说辞。

    李怀玉被他盯得浑身发麻,眼珠子转了转,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看来要骗你当真不容易,那我说实话吧。”

    江玄瑾微微颔首:“你说。”

    “是这样的。”双手一合,怀玉两眼泛起了柔光,直勾勾地盯着他道,“我看上你了。”

    江玄瑾:“……”

    “你这是什么反应?”看他脸上突然僵住,怀玉心里乐得直拍大腿,面儿上却是一派委屈,“是你非要逼我说的!”

    额角跳了跳,江玄瑾垂眸,突然觉得自己请她上来说话真是没必要。这人没羞没臊的,嘴里半句真话也没有,怎么问也是白搭。

    深吸一口气,他撑着桌子起身。

    “哎?”怀玉跟着站起来,“你去哪儿啊?方才轻薄了你,我还没赔罪呢。”

    轻薄?好个轻薄!这词儿一般是公子调戏佳人用的,谁见过女子反过来轻薄男人?

    他寒声道:“不用赔了,后会无期罢!”

    说完,抬步就想走。然而,步子迈出去一步,衣袖就被人拉住了。

    “你傻吗?”身后的人抓住他的袖子,一扭腰一跺脚,娇声道,“姑娘家说给你赔罪,就是想勾搭你的意思,谁管到底用不用赔啊!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江玄瑾自小受名师教导,守礼仪规矩,知端重廉耻,身边来往的人也都是知书识礼之人,就算偶遇些粗鄙之人,在他面前也都老老实实不敢妄言。

    不曾想今日竟遇见个完全不要脸的!

    “你。”有些不敢置信,他回头看她,皱眉道,“你一个姑娘家,说话怎的这般不知羞?”

    眉梢一挑,怀玉道:“羞是什么?当真不太知道。我就是看你生得俊俏,方才在官道上出手,又是天下独一份的风姿英气,便看上你了,心悦你,仰慕你,想勾搭你。这有什么奇怪的吗?”

    江玄瑾愕然,旁边的乘虚也听傻了,两人呆呆地看着她,像是在看个怪物。

    “怎么?不爱听直接的?”怀玉挑眉一笑,眉眼弯弯,“那我给你来个委婉的?”

    说着,信手抽了旁边桌上的茶叶勺,敲着漆木雕花桌便唱:

    “春日宴,绿酒一杯歌一遍。

    “再拜陈三愿:

    “一愿郎君千岁,二愿妾身常健,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长相见。”

    声若黄莺,每一句尾音都带着媚人的小勾子,勾得人心里发痒。她和着茶勺的拍子唱完,扭头看他,笑得眸色动人。

    “我想同你,岁岁长相见呢。”

    江玄瑾听得脸色铁青。

    “怎么?”放了茶勺,怀玉冲他眨眼,“还是不喜欢吗?”

    看她这一副轻狂模样,谁能喜欢得起来?江玄瑾冷笑:“乘虚,回府。”

    “是。”乘虚应了,一边跟着他迈步,一边回头敬佩地看了怀玉一眼。

    这京都向紫阳君上倾诉爱慕之意的姑娘实在不少,每天他都能看见一两个,可像这位这样能把自家主子惹怒的,倒是头一回遇见。

    真是女中豪杰!

    厢房里的女中豪杰笑眯眯地看着他们的背影,感觉距离差不多了,便抬步跟在他们后头下了茶楼。

    江玄瑾一路疾行,察觉到后头有人跟着,脸色更是难看。挥手让乘虚去找了马车来,打算甩掉她。

    然而,刚一坐进车里,他就感觉车辕上一沉。

    “姑娘。”外头的乘虚无奈地道,“您不可以坐这上头的。”

    挪了挪屁股在车辕上坐牢实了,怀玉很是无辜地问: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

    “这是回江家的马车。”

    “巧啊,我正也要去江家。”

    忍了又忍,江玄瑾还是没忍住,伸手捞开车帘,冷眼看着她道:“你去江家干什么?”

    怀玉回头,冲他笑得唇红齿白的:“去赔罪呀,咱们亲也亲了,抱也抱了,总要有个……”

    “胡说什么!”黑了脸,江玄瑾打断她,“谁同你抱了亲了?”

    怀玉瞪大眼:“你还想赖账?”

    她那会儿跳下来的时候,原以为嘴唇是磕在石头上了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才知道,是磕这人的牙齿上了。江玄瑾那本来有些苍白的薄唇都被她的血给染得艳了,这还不叫亲了抱了?

    微微一顿,江玄瑾皱眉垂眸,回想了一番那墙头下头发生的事情,脸色更差。

    第5章 赖上他了

    怀玉满意地欣赏着他的表情。

    她跟江玄瑾打了好几年的交道了,深知此人刻板守旧,又认死理又无趣。在嘴皮子功夫上,简直比她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    以前政见不同,立场相对,两人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的,她也没兴趣跟他多说什么话。如今变成另一个人,她倒是起了点调戏他的心思。嘿,别说,江玄瑾这张死人脸,恼怒起来还真是别有一番风情。

    她忍不住就伸手托着下巴瞅他。

    这张沉寂了二十多年的脸、遇见任何大事都没变过神色的脸,眼下终于是绷不住了,青了又紫,紫了又绿,最后泛出一抹红,如天边晚霞,薄透白颊。

    “那是巧合。”江玄瑾僵硬地道,“我不会放在心上,你也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    “不行!”怀玉连连甩头,“我放在心上了!”

    说完,俯下身子,张手就抱住了车辕,一副打死不松手的泼皮无赖样。

    江玄瑾没应付过这种人,皱眉看着她,一时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  “姑娘。”旁边的乘虚替自家主子解围,“这天色也不早了,您不用回家吗?”

    家?怀玉一愣,满脸茫然。

    对哦,从醒来到现在,她还没弄清楚这个身体的身份,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,更遑论知道家在哪儿了。

    可怜巴巴地耷拉下脑袋,她闷声道:“我找不到家。”

    江玄瑾斜她一眼:“又撒谎。你那会儿翻出来的地方,难道不是你的家?”

    翻出来的地方?怀玉仔细想了想,恍然:“对哦!”

    那宅子一看就是个官邸,想来她这身子身份还不低。如此,以后想接近江玄瑾就还有机会。

    笑弯了眼,她道:“你送我回家吧?”

    江玄瑾“刷”地摔了车帘:“自己回去。”

    “我脚疼,摔下来的时候崴着了,走不动。”伸手掀开车帘,怀玉朝他又是嘟嘴又是眨眼的,“好歹算你半个救命恩人,你也不报答我一二?”

    按照江家的礼仪,救命之恩,肯定是要大谢的。但车外这个人……江玄瑾冷笑,别说那一刀压根不会要他的性命,就算是实打实的救命之恩,他也不想谢。

    居心叵测,另有所图,动机不纯!

    “你不送,那我就回你家。”怀玉哼哼道,“反正这车辕上坐得挺舒坦。”

    一个姑娘家,自己都不在意名节,他还替她在意不成?江玄瑾别开头不再看她,沉声朝外道:“走吧。”

    “是。”乘虚坐上车辕另一侧,驾车前行。

    见他拿自己没办法了,怀玉乐得放下车帘在乘虚旁边坐好,小腿垂在车辕边上晃啊晃的,很是没规矩。

    乘虚余光瞥着她,觉得这姑娘倒也挺有意思,于是小声提醒她一句:“你若当真仰慕我家主子,就收敛些,他喜欢知书达理之人。”

    “谁说的?”怀玉挑眉,朝车厢的方向努了努嘴,“这天下知书达理的姑娘还少了?你看他跟谁多说几句话了?”

    乘虚一噎,愕然地看着她,仔细想想还真是。这么多年了,规规矩矩的姑娘就没有能同紫阳君说上三句话以上的。倒是旁边这个不知廉耻的,光今日就说了别人一年能搭的话。

    但……自家主子这说话的态度,可真是不太好啊。

    哭笑不得,乘虚道:“姑娘这算是反其道而行之,好引得我家主子另眼相看?”

    “正是!”双手一拍,怀玉笑眯眯地道,“你看我就成功了呀,你家主子现在坐在车厢里听我说话都保管是铁青着脸,几年内肯定忘不掉我!”

    江玄瑾闷不吭声地坐在车厢里,脸色铁青。

    若不是教养不允许,他真的很想把这人给踹下车。不要脸的人见得多了,不要脸得这么理直气壮的还是头一回遇见。男子之中都是少有,这还是个姑娘家。

    谁家教出来的?

    今日是丹阳的头七,他心情本就复杂,被这一连串的事闹过,眼下只觉得头疼。伸手揉了揉额角,他靠在了车厢上,打算休息一会儿。

    然而,外头那人叽叽喳喳的,像是有说不完的话。

    “哎,这位小哥,你功夫怎么样啊?”

    “……尚算过得去。”

    “你家主子得罪的人应该不少吧?你是昼夜都在他身边守着吗?”

    “……姑娘,这是机密,说不得。”

    “我随便问问,你别这么小气嘛。哎呀,你这身子可真是结实,练武的时间不短吧?瞧瞧这手臂,啧啧,硬得跟铁一样。另一只给我摸摸……”

    额角上青筋爆了爆,江玄瑾睁开眼,掀开车帘低斥道:“再说话就下车!”

    外头的怀玉吓了一跳,转身看向他:“你嗓子怎么了?”

    方才还好好的,这句话听着却分外沙哑。

    车厢里的人坐得笔直,身姿依旧端雅,但那脸色……

    “你这是害羞了吗?”挑了挑眉,怀玉钻进车厢里,坐在他旁边仔细瞧了瞧,“脸好红啊!”

    “谁让你进来的?”江玄瑾恼了,哑声吼,“出去!”

    “哎,你先别凶。”伸手按住他的手腕,怀玉大着胆子就伸手覆在他的额头上探了探。

    触手滚烫。

    “哎呀,你原来也会生病。”怀玉乐了,收回手笑眯眯地拍了拍,“外头的人都说紫阳君是铁打铜铸的,辅政八年天天上朝,风雨无阻。这是怎么的,竟然也会发高热。”

    江玄瑾愣了愣,自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眉心皱得更紧。

    长公主薨逝,后续的麻烦事极多,他这七天总共睡了不到五个时辰,想来是积劳成疾了。

    “乘虚。”他喊,“改道去找个药堂。”

    “是!”乘虚应了,立马调头。

    方才还以为自己是被气得头疼,眼下知道是生病了,脑子就更加昏涨。江玄瑾捏了捏拳头,冷声朝旁边的人道:“你能不能出去?”

    “不能。”怀玉摇头,很是大方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,“马车颠簸得厉害,看你身子都晃了,借你个软枕躺会儿吧!”

    黑了脸,江玄瑾道:“不需要。”

    “我一个姑娘家都不介意,你个大男人还婆婆妈妈的?”撇了撇嘴,怀玉突然出手,一把就勾住他的脖子,用力一扯便将他半个身子揽在了怀里。

    “你……”江玄瑾一惊,伸手就想推开她,然而这姑娘的力气不小,竟然还会使擒拿手。双手将他一扣,他四肢乏力,一时半会竟然没挣开。

    “放心啦,又没人看见。”李怀玉笑得欢,促狭地看着怀里这人涨红的脸,有一种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感觉,莫名地兴奋了起来。

    怀里的“良家妇女”显然是不兴奋的,死皱着眉看着她,蓄力就想反抗。

    “哎,我话说在前头啊。”她恶劣地道,“你敢动,我就大喊非礼,反正我是不在意脸面的,就看你紫阳君要不要保全你那洁白无瑕的好名声了。”

    第6章 扰乱人心的花言巧语

    江玄瑾气了个半死。

    怎么会有这种人呢?不讲礼仪规矩就算了,连道理也不讲!他堂堂七尺男儿,躺在个姑娘怀里,像话吗!再者说,他可是御封的紫阳君,旁人见着他,谁不得恭恭敬敬的?这人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?

    “瞧你这身子烫得,跟刚烤出来的番薯一样。”将他按在怀里摸了两把,大胆子的怀玉啧啧道,“可劲儿挣扎吧,再挣扎两下,你头更晕。”

    浑身僵硬,江玄瑾眼里刮着深冬雪风,死死地盯着她。

    这眼神简直是要杀人了,但怀玉丝毫不畏惧,还痞笑着拍了拍他:“乖,睡会儿,这里离药堂还远呢。”

    “你是亡命之徒吗?”他冷冷地问。

    怀玉挑眉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    “若不是亡命之徒,又怎么会这般胆大妄为。”江玄瑾眯眼,“趁我之危对我如此无礼,你可想过后果?”

    怀玉勾唇:“后果么?肯定严重不到哪里去,你可是以守礼自持闻名天下的人耶,难不成就因为我抱你亲你,你就杀了我?”

    天下人都知道,江家家教严苛,教出来的子弟个个宅心仁厚,循规蹈矩。江玄瑾更是其中的佼佼者,一向不在意私怨,只顾朝堂大局。

    正是因为这个,她才敢这样胡来。

    江玄瑾闭了眼,僵硬地躺在她怀里。

    这人还真是了解他,怪不得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是吃准了他不会强权压人。

    要是换成丹阳长公主,遇见这种人,肯定就直接拖出去砍了吧?坏人从来不会委屈自己,也就是好人活得累。

    沉闷地叹了口气,他咳嗽了两声。

    马车的确颠簸,乘虚想来是担心他,策马跑得很快,可这姑娘的怀抱却意外地稳当,躺着躺着,他的意识渐渐模糊了。

    迷糊之中,江玄瑾感觉得到这人一直在轻轻拍着自己,嘴里还哼着有些耳熟的小调,温柔又缠绵。

    怀玉哼的是《春日宴》,一边哼一边低头看他,见他都没什么反应了,眼里暗光便是一闪。

    这可能是江玄瑾最脆弱的时候了,也是她最有机会杀了他的时候。

    伸手摸了摸身上,没有任何的尖锐之物。再搜搜他身上,好像也没有匕首一类的东西。怀玉拧眉,这该怎么办?动手掐?可乘虚就在车帘外头,江玄瑾只要吭一声,他就会察觉。

    李怀玉这叫一个悔啊,方才街上打斗的时候,她为什么不顺手捡一把刀呢?再不济匕首也成啊,怎么能直接走了呢!

    瞪眼看着怀里的人,她觉得有点不甘心,一边拍他一边认真思考还有没有别的办法。

    江玄瑾太久没睡好觉了,这一觉睡得实在踏实,梦里草长莺飞,是个极好的春天。他踩着厚厚的青草缓步往前,看见远处有一袭宫裙绽放在高高的枣树之下,颜色鲜活,光影婆娑。

    睁开眼的时候,他还有些没回过神。

    “醒啦?”床榻边有人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,“够厉害的呀,大夫还说你会睡到明日呢。”

    一听这声音,江玄瑾就又沉了眼: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
    怀玉诧异地看着他,接着就有点委屈:“人家担心你呀,一路送你来药堂,怕乘虚照顾不好你,就眼巴巴在这儿守着。你倒好,醒来就嫌弃人!”

    微微一顿,江玄瑾看了一眼四周。

    好像是药堂的厢房,外头的天色已经黑了,屋子里点了灯,这姑娘坐在他床边,乘虚却是不声不响地站在远处。

    揉了揉眉心,他起身下床:“药方拿着,回府。”

    “你急什么呀!”怀玉一爪子就将他按了回去,“你府里熬的药哪有这济世堂药罐子熬出来的好啊?人家老大夫都说你这病来势汹汹,最好在这儿住两日好生调养。你要是现在回去,府里还不得乱成一团?”

    更重要的是,江家哪有这儿好下手啊?到了嘴边的鸭子,一定不能飞!

    她这一脸发自内心的诚恳,看得江玄瑾疑惑了。

    这人……难不成是真心为他好?

    “主子,属下已经派人回去知会过了。”旁边的乘虚终于开口,“料想您也不愿老太爷担心,便说要在宫里再忙几日。”

    乘虚都这样说了,江玄瑾沉默半晌,终于是老实躺了下去。

    只是……

    闭眼也忽视不了旁边那灼热的目光,他微恼:“你看着我干什么?”

    李怀玉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瞅他:“你好看。”

    胡说八道,生病的人还能有好看的?江玄瑾皱眉。

    “你别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啊。”怀玉道,“我这个人不撒谎的。”

    此话一出,江玄瑾气极反笑。

    她还不撒谎?从遇见到现在,这个人嘴里一句真话也没有!她要是不会撒谎,全天下都没骗子了!

    “哎呀,你可终于笑了!”怀玉乐得拍手,“笑起来就更好看了!我就喜欢看你笑!”

    尤其是被气笑的这种,特别解气。

    江玄瑾黑着脸闭上了眼。

    怀玉乐呵呵地看了一会儿,便起身走去乘虚面前,朝他伸手。

    “怎么?”乘虚一脸不解。

    “药方啊,大夫不是说戌时末之前要再煎一副吗?方子给我,我去找药童。”

    “这……”乘虚摇头,“我亲自去。”

    怀玉瞪眼:“怎么?怕我给他下毒啊?”

    “不是,但主子要入口的东西,都该由我把关。”

    没好气地叉腰,怀玉道:“说来说去不就是怕他中毒么?我把关不就好了?再说了,这里就你一个人,你去煎药,还不得我来守他?我真要害他,等你走了不是一样?”

    乘虚听得呆了呆,茫然地想,好像说得也挺有道理的哦!

    “那……”他拿出了药方。

    怀玉一把抢过,捏在手里朝他挥了挥就往外走。

    床上的江玄瑾睁开了眼。

    “主子?”乘虚有点忐忑地问,“要不属下跟去看看?”

    “不必。”江玄瑾轻咳两声,“我倒是想看看,她到底想做什么。”

    乘虚挠挠头,小声道:“属下倒是觉得这姑娘性子直爽,不像要害您。听她说的那些话……”

    “她的话你也听?”江玄瑾皱眉,“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,你还信这些花言巧语?”

    乘虚一顿,不敢吭声了。

    江玄瑾黑着脸想了一会儿,低声又补上一句:“信不得的,谁信谁傻。”继续阅读

    湖南·娄底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103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任务
  • 发布
  • 背景
  • 底部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
    粤ICP备16105771号 Copyright 2020 - 2022 续写网 - 版权所有 - 网站地图 这作网